一文讀懂合肥市委書記虞愛華的資本招商成功術:合肥招商秘訣是什么?

發布日期:2022-09-13
文章來源:招商引資內參
瀏覽次數:146

  【招商引資內參導言】
  
  近幾年,資本招商成為了地方招商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合肥是這種方法的集大成者。此前合肥市委書記虞愛華做客央視《對話》,系統講述了合肥資本招商方法論,他強調:準確地說,我們不是“風投”,是“產投”;靠的不是賭博,是拼搏;合肥政府的一個可貴之處正在于一任接著一任干,一張藍圖繪到底,新官始終理舊賬;招商引資內參(微信號zsyznc)選取母基金研究中心整理的虞愛華談資本招商的文章供參考借鑒。
  

1.jpg

  
  【招商引資內參正文】
  
  去年夏天,“中國最牛風投”的故事讓合肥成為世人關注焦點,江湖上到處流傳著合肥的各種傳說。
  
  2020年,合肥市GDP突破萬億,是2000年的三十倍。20年時間GDP增長了30倍,這樣的增速放眼國內,恐怕除了深圳之外再無敵手。從默默無聞、幾乎沒有存在感到今天一躍成為國際家電之都、IC之都、創新之都,再到2020年首次入圍新一線城市榜單,合肥堪稱城市華麗逆襲的典范。
  
  有人認為合肥“運氣好”,但這并不能解釋合肥為什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笑傲江湖。有人說合肥“膽子大”,但也有人反駁,合肥人骨子里很保守。與其叫“賭城”,不如叫“偽裝成政府的風投”。
  
  為什么是合肥?合肥為什么能做到?省委常委、市委書記虞愛華在對話中披露了“萬億合肥”背后的真正密碼。
  
  01是“產投”不是“風投”
  
  合肥這么短時間進入“萬億俱樂部”,虞愛華指出,“合肥速度”背后靠的就是創新創新再創新。有人說,合肥這座城市把創新當生命、抓創新像拼命、視創新如使命。
  
  對于媒體稱合肥是最牛風投機構,虞愛華表示:“準確地說,我們不是“風投”,是“產投”;靠的不是賭博,是拼搏。因為,賭博是有今天沒明天,拼搏才是抓今天贏明天?!?br/>  
  而合肥投的方向也十分明確:主要是“兩向”,符合產業發展方向、符合國家政策導向的新興產業。近年來,合肥做了許多“無中生有”“新題大做”的文章,圍繞“芯屏汽合”、“集終生智”補鏈延鏈強鏈,不斷提升產業鏈穩定性和競爭力。
  
  對于任何一家投資機構來說,如果投資經理換了人,投資策略就可能會發生改變。而對合肥這座城市來說,“這么多年來,合肥政府的一個可貴之處正在于‘一任接著一任干,一張藍圖繪到底’,新官始終理舊賬,沒有因為人事的變動影響對企業政策的變化。這么多年來,合肥始終是結交新朋友,不忘老朋友,永做好朋友。而從合肥在打造營商環境的經典案例來看,時時體現出的是“先和企業共患難,再和企業同富貴”。正是這種勇于擔當和盡責守信,讓如今的合肥成為商家必爭之地?!?br/>  
  02合肥史上“最持久”的投資
  
  虞愛華特別提到了,在合肥還有一項十分特別的投資,一投就是50年,堪稱史上最“持久”的投資。而這,正是合肥與中國科大“一城一?!敝?。
  
  “合肥與中國科大相親相愛、相伴相隨,而且歷久彌新。沒有中國科大,合肥難有今天這樣出彩。中國科大有今天,也有合肥出的力?!?br/>  
  虞書記提到的這個故事還要追溯到上個世紀。1969年,受國內外復雜局勢影響,13所在京高校因故被迫外遷,疏散到全國各地,史稱“京校外遷”。其中最不受待見的一所學校,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簡稱“中科大”。當時全國因為“三年自然災害”的影響,吃不飽飯是很多人的共有記憶,而當時一所大學幾千張嘴,就成了很多省市的“負擔”——中科大原本計劃去河南,被拒絕了,改去江西,又被拒絕了。
  
  雖然河南拒絕了中科大,但河南出身的安徽省領導人李德生,獨具慧眼將中科大邀請到了安徽安慶落戶。安徽省當時明確表示“安徽人民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國的科學苗子保住”。
  
  坐落于淮河以南的合肥,沒有暖氣,冬冷夏熱,生怕師生呆不慣的合肥干脆為中科大建立起了第一條供暖專線,讓中科大從此成為了南方有暖氣的大學。
  
  不僅如此,當時窮困落后的合肥,生怕老師學生缺電不能好好學習、研究,干脆給了中科大最高級別的供電保障——政府可以停電,中科大絕不能停電。
  
  合肥幾十年來一如既往對中科大好,甚至后來中科大要擴建的時候,合肥干脆把中科大互不連接的東校區和西校區之間的部分拆了,劃為中校區留給了中科大。
  
  1972年,中科大重建數、理、化基礎教研室,恢復開展教學研究工作;1978年2月中科大恢復列為全國重點大學;正因為有了中科大的“下嫁”,合肥這個當時還比較窮困的“鐵路盲腸”城市,終于有了逆襲翻盤的籌碼——人才,這也成為合肥發展的基礎。
  
  03投資的風險黨員干部擔,主政者擔
  
  此前,最令市場津津樂道的是,合肥專盯那些“走投無路”的大型困境企業大膽下注“招安”,敢于接納“落難王子”。
  
  一家家深陷困境、舉步維艱的獨角獸企業,在“合肥模式”的催化下發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實現“史詩般的崛起”:1999年12月,科大學生出資300萬元創立的“硅谷天音”彈盡糧絕之際,安徽信托、美菱集團和合肥永信三家國企分別拿出1020萬元各占17%的股權,與硅谷天音的老股東一起成立訊飛有限,最終解了燃眉之急。
  
  這家企業就是科大訊飛的前身。如今科大訊飛已發展成為營收超百億元、市值近千億、人員過萬、一年納稅近十億的明星企業,成為安徽省高技術產業和人工智能產業的一張靚麗名片。
  
  2008年出手當年巨虧超過10億元的京東方:京東方落戶合肥,開建第6代TFT-LCD液晶面板線,項目所需175億元資金完全由政府托底。
  
  2011年,下注長鑫半導體,合肥開始書寫“中國芯”崛起的故事。
  
  2013年,華米科技的前身華恒電子陷入發展困境,合肥高新建投集團旗下高新信用擔保公司及時提供擔保。
  
  合肥最為人稱道的投資,莫過于2020年對蔚來汽車的70億投資。拿到合肥政府的70億元投資之前,蔚來可謂命懸一線。2019年虧掉112.9億元后,蔚來又遭受疫情雪上加霜,最困難的時候,恨不能一分錢掰成兩半花。
  
  因此,當2020年4月合肥決定向蔚來“慷慨解囊”時,外界視之為“一場豪賭”。
  
  資金落地后,蔚來境況逐漸好轉。2020年下半年,蔚來股價飆升20倍,銷量也屢攀歷史新高,其市值已接近900億美元,成為全球市值第五高車企。
  
  自合肥引入新能源汽車業務以來,江淮、大眾、國軒、蔚來已經抱團式扎根合肥,安徽的新能源汽車銷量占到了全國12%……據統計,圍繞新能源汽車產業合肥投資了50多個相關項目,總投資額超過500億,聚集產業鏈企業120余家。
  
  對于投資的風險誰來擔這個問題,虞愛華直言:投資的風險肯定是黨員干部擔,特別是主政者,要敢于擔風險?!爸幌氡kU,怕擔風險”干不成事。當然,擔當作為不是膽大妄為,必須基于科學的決策、嚴密的程序。
  
  “有多大的擔當,干多大的事業??v觀合肥,許多成功戰例,都是基于科學的決策和嚴密的程序,都是與企業先‘共患難’,然后才‘同富貴’。京東方、蔚來汽車的成長,就是最好的證明?!?br/>  
  此前,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也曾表示,即使失敗,也要對天使母基金從業人員免責,“當時我們研究的時候,就是講,規則、規矩定好之后,所有的政府官員不再參與,交給市場去運作,由母基金和子基金去運作。我們的從業的人員只要沒有道德風險,我們講,我們要寬容、要包容。因為這個它不可能,或者絕大多數可能是要失敗的。只要沒有道德風險,沒有營私舞弊、沒有這個貪污等等,我們都是免責的?!背闪⒂?018年的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如今基金規模已增加至100億元,這是國內迄今規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
  
  母基金研究中心創始人、水木資本董事長唐勁草表示,“基金招商”已經成為當前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殺手锏”?!昂戏誓J健钡某晒Σ粌H僅體現出地方政府要善于做母基金、甘于做純LP,更值得借鑒學習的是領導勇于擔責、政府引導與市場化并舉。
  
  合肥領導的敢擔責,在當時對京東方的投資就可見一斑。2008年,在國際金融海嘯最絕望之時,那時的京東方也掙扎在死亡邊緣,為了活下去,賣過保健營養茶、開過北京烤鴨店、研發過“綠波”營養液……
  
  據《光變》一書披露,當時,上至政府、下至金融機構都不看好中國的顯示屏產業,普遍認為只有從國外引進生產線才能生產。但液晶顯示器作為全球尖端產業,一條生產線動輒一兩百億元的投資規模,鮮有企業能夠承擔,更不用說地方政府了。
  
  但一年財政收入只有一百億元的合肥,卻不信這個邪。有媒體報道稱,一名合肥政府官員曾透露,“為了項目能上馬,當時合肥市承諾拿出一年財政收入的80%來投資?!睘榱司〇|方,合肥甚至把地鐵項目都暫停了。
  
  此舉很快引來各方的質疑。當時,合肥市政府盡管面臨很大的壓力,仍力排眾議,敲定了京東方六代線項目?!埃ㄍ顿Y)決定下的很痛苦?!卑不帐∩鐣茖W院經濟研究所區域研究室主任林斐曾表示。
  
  事實證明,用城市地鐵換京東方一博,合肥市領導的力排眾議的擔當沒有白費。
  
  2010年,京東方六代線投產后,結束了中國大尺寸液晶面板100%依賴進口的局面,中國的彩電業第一次獲得了本土顯示屏供應商。
  
  在隨后的10年里,京東方在合肥還開了8.5代線和10.5代線,帶動了70多家配套企業到合肥來發展,解決的上下游就業崗位數不勝數。
  
  如今,合肥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顯示屏基地之一,除京東方、維信諾等一批龍頭企業外,一批配套企業也紛紛入駐,打通了從原材料到核心器件,再到終端應用的全產業鏈。
  
  04千里馬與伯樂之緣
  
  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此前在一次演講中曾表示,去年在蔚來最為危難的時候,“差點就掛掉了”,“安徽省和合肥市政府在我們最關鍵的時候伸出援手,也創造了奇跡,六個月以內就讓合肥有了很好的投資回報”。
  
  “非常感謝安徽、合肥對我們的雪中送炭”,李斌說,“只有政府才會看得很長遠,投資機構沒有人救我們”。
  
  在本次央視《對話》中,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宏卓以當時投資蔚來為例對外透露了合肥國資投資的決策程序:“當時合肥是四條戰線同步在開展。第一組織了專業的團隊,也委托了國內一些頂尖專家進行論證,對蔚來的技術、供應鏈和市場等進行全方面的研判;第二,高度關注國家的政策導向,對智能電動汽車的發展,包括他們采用的這種換電模式的支持,給做決策提供一些支撐;第三,委托了專業的機構,通過法務和財務對企業進行全面的盡職調查;第四個戰線就是我們跟他們進行詳細、周密、嚴謹的商務談判。
  
  我們談一個項目,必須對投資管理最終資本退出全過程的每一個細節進行考慮,一旦確定就按照協議來履約,這是我們去年在很短的時間里高效投資的一個過程?!?br/>  
  李斌表示,合肥的工作做得非常細致,在決策程序方面也是很有創新性,通過專業投資機構來聯合投資,進一步從市場角度去驗證投資的合理性。
  
  所以,合肥對蔚來的投資,是建立在對風險有充分研判的基礎上,再經過科學的一個決策程序后堅決地去實施。雖然是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完成這樣一個決策,但背后做的工作是很辛苦的。
  
  “還有一些小細節:那就是在合肥落地之后,很多汽車產業的朋友,說在2、3月份的時候,接到各種各樣的合肥來的電話,基本上把我們公司和我個人調查了個底朝天,甚至包括市里面的領導。所以說他們的專業性也讓我十分的敬佩?!崩畋笳劦?。
  
  虞愛華也認為,打造了這么多明星項目的合肥的投資團隊,他們靠的是手藝而不是手氣?!斑@個城市在招商引資發展上有一個可貴的品質,那就是先和人家共患難,然后才同富貴,像蔚來的李斌去年被網上稱作‘最慘的男人’,當年在那種情況下,合肥選擇一起共患難來做這個事情?!?br/>  
  合肥的投資團隊的專業性一直為業界所稱贊。安慶日報曾對合肥招商團隊做過一次報道,合肥市投資促進局有一批數百人的項目招商人員,按照集成電路、軟件人工智能等18個重點產業分類,每個人負責研究特定的產業行業,每年有200多天在全國各地尋找各種值得投資的項目。
  
  團隊專業到什么程度?在某地考察一家工廠時,招商人員看了廠房和設備后,給出了項目的投資額,與實際投資額僅相差一百萬元。
  
  一家VC機構投資經理曾表示,他曾經拿到過一份合肥的芯片行業招商計劃,幾百頁的報告里對芯片產業的發展趨勢、市場需求、技術分析、政策解讀進行了清晰梳理,精細程度不亞于專業的投資機構。
  
  正是這些專業的研判,成為合肥下注的堅實后盾。
  
  此外,合肥投資蔚來,不光有著嚴謹的科學決策程序,根據此前有媒體披露的消息,合肥還和蔚來進行了一次“高業績對賭”。
  
  根據曝光的信息,為了拿到這筆投資,蔚來要達到的目標是:“蔚來中國2020年營收148億,2024年營收1200億元(上市6-8款車型),2020年至2025年總營收4200億元,總稅收78億元,并且2025年前在科創板上市”。
  
  蔚來汽車需回購蔚來中國股份的情況包括以下5種:
  

2.jpg

  
  從對賭協議的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出,合肥雖然是“雪中送炭”,但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分步實施、分批到賬,既要求2年內的年銷量不低于2萬輛,又要求蔚來“及時”IPO上市。
  
  05為政府掙錢不丟人
  
  對于合肥,并非沒有質疑的聲音——有網友問,政府如果整天都在考慮投資,考慮回報,這些似乎不應該是政府的本職工作?
  
  虞愛華坦言,為政府掙錢不丟人?!皰甑脑蕉嘣胶?,這是為老百姓掙錢呢。政府要做的事情很多,如何改善民生,如何加大基礎設施的建設,如何抓科技創新,實際上都是政府要做的事情,其實所有做的事情里面都有一個基礎條件,那就是你有財力去做這個事情。那么財力在那里?你肯定要靠發展,發展要靠項目,項目要抓新型產業才有未來,所以有人認為合肥跳到水里面和大家一起游泳,正因為合肥這種做法,才讓很多企業少了顧慮和擔心,如果說,你讓企業在水里游,他嗆水了你也不拉他那要你政府干什么,所以說,中央反復強調,一定要把有為政府和有為市場結合好,合肥的這種做法,我認為以政府更有為,推動市場更有效?!?br/>  
  虞愛華的發言值得我們深思。有業界人士把“合肥模式”總結為“地方政府公司主義”:政府不單單是社會的“守夜人”,還是市場的參與者,強有力地主導本土產業政策。政府引導與市場化并舉,才成就了合肥的“最佳政府投行”。
  
  近年來,地方政府變身風險投資人,背后無非是招商競賽的升級。為吸引企業落地,地方政府通過地方融資平臺、產業引導基金等方式入股企業,“以基金撬動資本,以資本引入產業”。
  
  今年,各地政府紛紛出臺政策,給VC/PE行業發“大紅包”,吸引投資機構與投資人。母基金更是迎來久違的大爆發,幾乎每隔兩天就能聽到新設母基金的消息,不僅是省會城市、地市、區縣紛紛設引導基金,連市場化母基金也煥發了新的活力。
  
  深圳出臺了《關于促進深圳股權投資持續高質量發展的若干舉措》、蘇州市人民政府印發《關于促進蘇州股權投資持續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青島發布“青島創投風投十條”2.0版、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推進上海全球資產管理中心建設的若干意見》……“基金招商”在引領產業發展方面的作用,正在深入人心。
  
  政府的錢需要花,但是怎么花、花在什么方向,是有講究的。此前,有不少地方政府招商引資時,經常以國資平臺公司自有資金和土地與招商企業組建合資企業落戶當地,還會給予財政補貼、貼息等支持。其結果或是財政消耗性投入,或是投資沉淀、固化,最終造成政府財政赤字不斷擴大,背上沉重的負擔。
  
  而“最佳政府投行”合肥卻是通過政府投資帶動更多社會資本共同進行產業培育,政府通過財政資金增資或國企戰略重組整合打造國資平臺,再推動國資平臺探索以管資本為主的改革,通過直接投資,或組建和參與各類投資基金帶動社會資本服務于地方招商引資。
  
  招商是門大學問,其專業性復雜性類似于投行選擇投資標的和設計交易架構。合肥的逆襲不僅是源于賭對了招商對象,也是招商專業團隊的勝利和投資路徑選擇的勝利。
  
  借鑒“合肥模式”固然重要,但在資本招商“比學趕超”的路上,地方政府要發揮優勢,補足短板,構筑起科創發展的獨特競爭力,培育一批具有支撐的高成長性企業。在這方面,母基金作為股權投資行業的“源頭活水”,是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發展的關鍵推動力量??梢灶A見的是,各地政府勢必會越來越看好與重視母基金的作用。